展会策划之超维震撼亮相2014深圳礼品展

停播、砍主持...台湾综艺节目面临真正冰河期

时间:2021-10-08 17:50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过去几年,我总在撰文批评电视台对节目品质无力作为,制作单位无心做好节目内容,造成综艺环境沈沦。这两年,走访各摄影棚深入了解背后原因,我慢慢明白,综艺池水几近干涸,很多单位都在卖力苦撑,已不忍再过多荷责。

和小祯主持外国型男聊文化的节目“2分之一强”,常看节目的观众都知道,制作单位常设两支干冰瓶,一支对著主持人梁赫群,一支则对著型男来宾。当梁赫群说错话,或调侃来宾发言让人捧腹时,干冰就会喷向他的头,梳好的发型立刻变爆炸头,增加节目趣味效果,另一支对著来宾喷的效果相同。

1支干冰价格900元,前阵子制作单位讨论后决定,未来干冰取消1瓶,为的就是省900元制作费。过去,综艺节目制作若真有需要,飞机大炮都可以想办法弄来,狮子老虎都可以牵进摄影棚,那是个不愁制作费只需思考如何把节目丰富精彩的年代,没想到有一天,制作单位捉襟见肘到令人感叹,没办法,节目真的难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几个礼拜前,三立“国光帮帮忙”宣布主持群更新,做了14年的孙鹏、“功成身退”,换了新人风田入场,制作单位因此省下大笔主持费,其实,阵前换将,背后真有苦说不出。

这么说好了,制作单位要做一个节目,除了主持人外,还必须养活一批工作人员,过去,电视台让节目每周播5集,每个月能有20集的费用进帐。前两年,电视台为了不想多做多赔,把每周5集改成3集,另两天重播,节目每月只播12集,立马少了8集费用挹注,但每月付给固定人数的工作人员月薪却不变,收人短少了,支出的人事管销却是一样的,为了延续节目生命,想办法截长补短,孙鹏、屈中恒最后只能牺牲。

另一个例子,是制播刚满10年的“疯神无双”,开播之初,由、邰智源搭档马力欧和一批小朋友演员,后来邰智源离开,近来小朋友如卡古、山猪、逸祥等人也陆续约满走人,一次遇上许效舜,问他原因,他说,“节目愈来愈难做,制作费已经不够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背后发生什么原因,说到底,就是遇上“国光”相同状况。

“疯神”一开始,是每周制播两天,1个月播8集,他从电视台得到的制作费可以养一批工作人员各司其职的去写脚本、编剧、道具,现场音乐老师,后来,节目被改为每周只播1天,1个月剩4集,直接对半砍,这年,甚至改成每月只播3集,最后一周改成重播。从一开始每月8集变到最后3集,钱少了一半以上,该怎么继续做节目?只能想办法精简工作人员。

但工作人员的精简到一定程度,常常是一个人做两个人工作,本业之外兼做别人的事,长久下来像走钢索般处于紧绷状态,稍一不慎就会出状况,但能怎办呢?节目关掉?怎对得起喜欢做短剧而有梦的工作人员?怎对得起10年来一直忠心在电视机前跟著笑的观众?于是只能往台前再精简,制作人叹,这是台湾唯一一个纯喜剧短剧的节目,多年来有一批固定热爱的观众,“我们必须撑下去。”

然后,就是由麦觉明制播的“MIT台湾志”3天前无预警喊停,这节目18年来拿过5届金钟奖,主持人带著工作人员辛苦扛著大机器走遍台湾山林纪录原民部落文化、黑熊及各种鹿群踪迹,无论从内容或评价上,都是在这个环境中极为优质的节目,主持人麦觉明得知中年失业,叹节目收视一直都有破1,表现不错,被喊停他很错愕。

“MIT台湾志”并非每集都破1,但就算它收视只有0.5,在现阶段环境中都算高的了,好的节目为何却撑不下去?原因是它的收视群大多年龄层偏高,喜欢看山林,看大自然,看生态纪实的多数超过40岁,而20至40岁之间的“主力消费”相对较低,广告进不来,节目无以为继,这时电视台就面临两种抉择,一是弄出停损点关掉节目,另一个,就是因为它的优质对电视台形象有所帮助,所以赔钱做面子,在商言商,电视台在成本考量下最后选择前者。

但,怕的是,“MIT台湾志”这类电视圈优质节目会因为商业模式无法支撑而倒下成为骨牌效应的第一张牌,以后电视节目收视只怕会每况愈下,新的考虑到抓不到主要客群而不开,旧的看“MIT台湾志”下场而皮皮剉等著会不会是下一个被砍的人,未来好的节目会不会愈来愈少?类型也愈来愈单一?而时至年底,还有许多节目正在讨论是否停播,正存活在生死边缘,令人觉得忧心。

2019年的最后一天了,电视圈是不是已在谷底,明年会更惨,还是能触底翻身,犹如浓雾般看不清楚,对那些手上产制好节目却长期得不到肯定的制作单位,我们致上十二万分敬意。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