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策划之超维震撼亮相2014深圳礼品展

拜登之子接受美司法部税务调查

时间:2021-09-25 14:59

华盛顿——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之子亨特(Hunter)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透露,司法部正在调查他的税务问题。 该调查由特拉华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负责。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案于2018年底启动,其中包括对可能违反税法和洗钱法的犯罪行为的调查。知情人士称,由于联邦调查局(FBI)特工未能收集到起诉所需的足够证据,案中涉及的洗钱问题未能获得实质进展。 “昨天,我第一次得知的特拉华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已知会我的法律团队,我也在昨天得知,他们正在调查我的纳税情况,”亨特·拜登在声明中说。“我会非常严肃地对待此事,但我相信,专业和客观的审查将会证明我合法、适当地处理了这些事务,其中也包含了专业税务顾问的帮助。” 两位知情人士称,调查的重点是亨特·拜登和他的一些助手,而非候任总统或其他家庭成员。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拉华州的检察官在周二发出了传票,其中至少有一张要求提供亨特·拜登的税务信息。 此次联邦调查被披露,似乎必然会加剧即将离任的特朗普的白宫与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之间的政治紧张关系。这一时机意味着,如果调查人员发现了足够推进调查的证据,那么特朗普的司法部最后的决定之一,可能就是针对即将上任的总统之子的可能诉讼。 这也意味着,拜登可能会在司法部积极调查其子之时上任,他的政敌肯定会抓住这个案子,以破坏他总统任期的起始阶段。 鉴于拜登正在试图让公众相信,在被特朗普总统严重政治化之后,司法部仍可以不受总统个人利益的影响而运作,该案将给他带来麻烦。上周,拜登表示,让该部门与白宫划清界限是当务之急。 “我不会告诉他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不会让他们去起诉A、B或C,”拜登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司法部。而是人民的司法部。” 司法部发言人和特拉华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拒绝对调查发表评论。亨特·拜登的律师未回复置评请求。 据几位调查知情人士透露,FBI特工在2018年底对亨特·拜登的财务问题展开洗钱调查后,其中的税务问题引起了他们的关注,该调查由当时的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负责。 尚不明确是什么原因促使FBI进行调查。前执法官员表示,尽管调查中的洗钱问题似乎已经消失,但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的调查人员仍在继续审查亨特的税务问题。 据亨特的第一任妻子凯瑟琳(Kathleen)在他们离婚时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到2017年初,亨特与当时已经和他分居的凯瑟琳共欠了31.397万美元的税款,并且有“全额透支的信用卡”,“对他们拥有的两套房产进行了双重抵押贷款”。 第二年,国税局(I.R.S.)对两人(当时已经离婚)从2015年起未缴纳的11.2805万美元的税款发起了留置权。到今年3月留置权被解除时,这些税款似乎已经付清。 另外,今年7月,亨特所居住的华盛顿的市政府对他在2017年和2018年的未缴纳税款发起了总计近45.4万美元的留置权。税务记录显示,这些留置权不到一周后就被解除了。 亨特一直是特朗普及其盟友猛烈攻击的目标,因为在其父担任副总统及之后的时间里,他在世界各地进行了一系列商业活动。 他在布里斯玛(Burisma)董事会任职时每月能获得至少5万美元的报酬,这家乌克兰能源公司的所有者是一名被普遍认为腐败的寡头,他还曾为一名面临腐败指控的罗马尼亚富商提供咨询,并投资了一家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私募基金。 对特朗普的弹劾主要集中在他滥用美国外交政策权力的指控上,他向乌克兰政府施压,要其对亨特·拜登在那里做的交易进行调查,以在一定程度上破坏拜登的竞选。2月,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宣布总统无罪。 据一位被抛弃的前商业伙伴提供的文件显示,拜登与一群合伙人——包括他的叔叔、候任总统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还在2017年参与了和能源金融公司中国华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组建合资企业的谈判。 虽然这笔交易似乎以失败告终,但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委员会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一家华信子公司在2017年8月转给亨特·拜登名下的一家律师事务所10万美元。根据引用了一份出处不明的“机密文件”的共和党调查报告,这笔转账被标记为可疑。一位参议院助手说,这是美国政府的记录,但不愿进一步作出解释。 共和党的这份报告于大选日前几周公布,显然是为了破坏拜登的竞选,报告中没有发现这位前副总统不当影响或行为的证据。 10月,在《纽约邮报》(The New York Post)根据可能属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中的文件发布相关报道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破坏拜登总统竞选的努力变得更加急切。从特朗普私人律师鲁道夫·W·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处获得材料的《纽约邮报》报道称,那台笔记本电脑已被FBI查获。 “我们必须让司法部长采取行动,”在《纽约邮报》发布报道后,特朗普在《福克斯和朋友们》(Fox & Friends)的采访中表示。“他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他得任命某个人来做。这是严重的腐败,在大选之前必须人尽皆知。” 周三,科罗拉多州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呼吁司法部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不管谁进入白宫,”他在Twitter上表示。“都得在不受政治干预的情况下调查此事。” 拜登团队否认了《纽约邮报》文章中的一些说法,但没有对这些文章所依据文件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一位名叫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John Paul Mac Isaac)的电脑修理店老板声称,亨特·拜登在2019年4月将一台损坏的苹果电脑放在了他的店里,并要他恢复所有数据。艾萨克说,拜登填写了一张工单,自认是亨特·拜登,他来了店里两次,但从未回来取走电脑或是储存了那些内容的外接硬盘。 作为FBI对拜登秘密进行洗钱调查的一部分,与特拉华州联邦检察官合作的特工发出了一张联邦大陪审团传票,获得了那台笔记本电脑和外接硬盘。了解调查情况的人士说,FBI检查了那台笔记本电脑,但里面的内容并没能推进洗钱调查。 艾萨克在10月的一次采访中称,在把电脑交给FBI之前,他复制了外接硬盘的内容,然后提供给朱利安尼,后者声称该笔记本电脑里有拜登腐败的证据。 特朗普及其盟友在大选前公开施压司法部,要其披露有关拜登的负面信息,但调查人员并未在大选投票前做出可能会导致调查被曝光的公开行动。